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著
灵异:刨坟掘墓为钱财,谁知招惹鬼上身【上】
发布时间:2019-10-05
 

01


我是一名靠吃阴阳两界饭的冥婚鬼媒,这个世上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怪事,你可以不信,却不能否认它不存在。

 

因为吃这碗饭,所以十里八乡不管谁家有个邪乎事,也都会找上门,有的可能只是来求个心安理得,有得的确是惹祸上身。

 

今天给大家说的这个事跟赌博有关,赌可以让人一夜间暴富,自然也能让一个百万富翁变成一个穷光蛋。赢了的人想要赢更多,输了的人,想方设法的弄钱进赌场捞本。

 

志宏是我们隔壁村的一个老光棍,也算是我的一个远亲,虽然年龄跟我差不多,可按辈排下来,我还该喊人家一声叔。


志宏的父母离世的早,从小跟着左邻右舍吃着百家饭长大,还是在村里资助下才勉勉强强读完初中,初中毕业到县城里的饭店给人家当传菜生,时间长了,便跟饭店里的大厨混熟里,一来二往就成了学徒。

 

志宏也算勤快人,知道动脑子,没几年功夫,就把大厨的手艺掏了干净,学成后当然就单飞,到了别的饭店掌勺,刚开始的时候,自己还琢磨着自己的事,多存点钱,以后好娶个媳妇。

 

在饭店干过的人都知道,每天中午二点到四点属于空闲期,忙活了一中午的后厨,终于可以喘口气,一帮年轻人闲着也是闲着,总得找点娱乐项目,于是有人提出扎金花,有人提议就有人复议,买扑克,换零钱,没一会就准备妥当。

 

刚开始的几天,不会玩的志宏,总是端着水杯,徘徊在牌局间看热闹,看着桌子上的钱,东来西往,赢家大把抓钱,心里就像装着一直叫春的猫,只挠心尖,痛痒难耐。

 

看着每天都围观的志宏,一个配菜的帮厨就说,宏哥,玩一把?小赌怡情!

 

02


这句话,正好说在志宏的心坎里,用东北话来说就是,别劝,一劝就脱鞋上炕。

 

行,发上我的牌,志宏搬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掏出兜里的钱扔到桌子上说道。

 

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则无畏,加上刚玩,几个人都摸不清志宏的套路,几番下来,桌子上的钱被志宏赢了个七七八八,枯燥的时候都嫌时间过得慢,当有了助兴节目后,时间飞逝,还没来及过瘾,饭店上了客人,到了上班时间。

 

众人将桌面上的东西收拾了,开始了忙乎,虽然志宏手里惦着勺,可心里还在惦记着裤兜里满满的钞票,也没细数,赢是肯定赢了,到底赢了多少?

 

心里着实没底,心里有心事,也没心情干活了,放下手里的活,转身钻进了卫生间,掏出兜里的票子,兴奋的哆嗦着手,一张一张数了起来,点清手里的钱,激动的志宏在卫生间里一阵抽风般手舞足蹈,一千多块钱啊,这可赶上自己一个星期的工资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整个晚上志宏都在亢奋的状态下工作,那天客人格外多,翻了几次台,一直忙到凌晨一点,最后一桌客人才散场,把后厨的人都累屁了,都消极的抱怨着客人,也只有志宏一脸斗志地开导着众人,顾客就是上帝,我们是在为上帝服务……


大家听着长篇大论,也不好反驳,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嘛,人家是大厨,后厨的老大,谁愿意背着萝卜找擦子。

 

第二天中午,熄火后,早已按捺不住的志宏也顾不上洗手、倒水,直接坐到桌子前,搓着一双大油手对着几个正在收拾灶台的人说,哥几个,来吧!闹!

 

那几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听到老大都发话了,也不拿捏,放下手里的抹布,把手在身上蹭了蹭,纷纷落了坐,点燃了今日的硝烟……

 

一连几天,后厨一帮人,下班后都不用吆喝,只要一熄火,马上纷纷入座厮杀,一连几天,志宏几天都是好运冲天,赢的是盆满钵满。

 

03


可好景不长,志宏这天刚到饭店,就被老板喊去谈话,至于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以后饭店禁止玩牌赌博之类的。

 

结束谈话后,志宏来到后厨将老板的指示向大家进行了传达,众人听后都怨气连天,都骂老板不通情达理,众人也只是埋怨少了娱乐项目,可对刚找到致富门路的志宏来说,那真是致命打击。

 

既然饭店不让玩了,那咱就找别的地方玩,反正在饭店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还没个把小时来的快,想通这个理以后,志宏递交辞呈,虽然老板一再挽留,可已经深陷赌博的志宏,全然把老板的话当成影响自己发家的阻碍。

 

辞职以后,没多久还真找到了一处好地方——赌场。

 

赌场自建国以来都被国家所禁止,但有些地方确确实实还是存在的,刚到赌场的志宏,靠着稳打稳闹的原则,还真小发了一笔,每日纸醉金迷。

 

俗话说,十赌九输,哪有常胜的神来气旺,还没等享受够,便开始走起了霉运,每天都输得清洁溜溜,没几天就把这几年存的老婆本输了个干净,赌博这东西是有瘾的,输光钱后,志宏非但没有幡然醒悟,反而变本加厉,满世界去借钱,想要借此翻本。

 

时间久了,欠下了满屁股都是债。

 

男人要是没钱,当真是连腰杆都直不起来。志宏也曾想过戒赌,可一想自己欠的那满屁股债,老老实实打工,恐怕光利息都还不起,事已至此,还不如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了,万一哪天时来运转,再赢回来呢?

 

事情往往想的挺美好,现实很残酷。

 

04


这天跟往常一样,志宏输完兜里的票子后,耷拉着脑袋从赌场里走出来,和他一块走出来的,还有同村算命的瞎蹲。

 

瞎蹲是一个弃婴,可能是因为一个眼睛是瞎的,而被父母抛弃在路边,后来被隔壁村的算命老头捡了去抚养长大,老头寿终后,瞎蹲继承了老头的行当,每天在大街上出摊算命。


可能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看到志宏跟自己一样都输了精光,紧走几步追上后说,志宏想不想赢钱?

 

志宏扭头看清来人,没好气地说,废话!王八蛋才喜欢输钱。

 

瞎蹲听后也没生气,笑嘻嘻地说,我有个好办法,能让你赢大钱。

 

赌鬼的心理没人能揣测,反正要是有人跟我说,保证能赢好多好多钱,我肯定会把他的话当成狗屁。可偏偏志宏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深信不疑,急忙问有什么办法?

 

瞎蹲贴到志宏的耳边悄悄地说,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一种秘法,就是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你带着纸钱去先人的坟前烧,再配上书上的咒,保证第二天财路恒通大杀四方,这个叫半夜烧纸,借阴钱。

 

听完瞎蹲的话,志宏一脸狐疑地问,有这好事,你为什么不自己弄,反而找我?

 

瞎蹲跺着脚说,废话,我要知道父母埋在那里,现在还有时间跟你在这儿闲扯?早享受去了,咱先说好,要是赢钱了,咱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志宏听完瞎蹲的解释,豁然开朗,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那咱还等什么?走,买东西去,说干就干。

 

俩人跑到附近寿衣店买了大堆冥币纸钱,看到俩人只买冥币,老板还只犯嘀咕,这点买这么多冥币干什么?看样子也不像吊孝用的啊!毕竟干的是这买卖,也不好意思多问。

 

05


买好东西,俩人马不停蹄往回赶,志宏家坟地在村南头的岗上,一片荒岗,也没人种植,所以就成为村里坟地聚集地,村里大半坟地都在这里安家落户,地方很偏僻,平时除了清明上坟,很少有人来这里。

 

一路上坑坑洼洼,没有一个正经道路,再加上黑灯瞎火的,俩人磕磕碰碰,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终于来到志宏爹的坟前。

 

志宏气喘吁吁地问,瞎蹲,咋弄?

 

瞎蹲也上气不接下气说,咱先喘口气,待会时间到了,咱俩都跪下,你烧纸,我念咒,完事了就各回各家,路上别说话,也别回头,到家就睡,这事就成了。

 

志宏掏出烟递给瞎蹲一根说,行嘞,听你的。

 

俩人在坟前抽着烟,讨论着明天赢钱了,怎么去挥霍。

 

说话间,时间到了。

 

将手里的烟一扔,俩人同时跪在地上,志宏将冥币拿出点燃,瞎蹲嘴里念起了一些难以听懂的咒。

 

纸燃咒起,刚还是皓月当空,转眼间乌云遮天顶,刮起了一阵无名邪风,吹的满岗黄沙遍起,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俩人,心里早已惊恐万分。

 

燃烧着的冥纸,从橘红色慢慢地转换成了淡绿色,渗人的火焰非但感觉不到一丝温度,还有点冷,是那种沁入骨髓的寒冷。

 

志宏哆嗦着手将冥钱放进火堆里,是冷的颤抖,还因为害怕,就不得而知了。随着最后一张冥纸在火里燃烧殆尽,风骤然而止,天上的乌云也渐渐散去,露出了月光。

 

早已经吓破胆的俩人哪还敢停留,互相使了个颜色,连滚带爬地往家跑去。

 

06


一路无话,回到家的志宏,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事情和明天就要大发其财,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害怕还是兴奋,浑身哆哆嗦嗦打着冷颤睡着了。

 

睡梦里,志宏梦到自己赢了很多钱,身边美女围绕,好不快活……

 

第二天一早,刚朦胧亮,还在美梦中的志宏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瞎蹲精神抖擞站在门前。

 

志宏打着哈气说,你神经病啊,这么早敲门。

 

瞎蹲看着志宏,恨铁不成钢地说,还早?咱们快去赢钱,然后去快活,晚上还得去坟地上烧呢!时间不等人。

 

志宏一听,也对,连忙胡乱洗漱捯饬了一下,拿出枕头底下仅存的五百元伙食费,跟着瞎蹲出了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