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著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发布时间:2019-11-04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摄影 | 李英武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巴基斯坦工人在阿伯塔巴德隧道前劳作

在北京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下,2 月 8 日,《北京青年》周刊特派记者开启了“一带一路”探访巴基斯坦大型采访活动。一个半月时间,我们走遍巴基斯坦,不仅探访中巴两国重大合作项目,还与巴基斯坦人面对面沟通,试图了解巴基斯坦文化,促进“民心相通”。

“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工程项目”是中国路桥在巴基斯坦耗资 13 亿美元的重大工程项目,也是我们访问的第一家中资企业。

隧道终于贯通

2 月 12 日晚,项目公司驻地收到工地传来的好消息,位于开伯尔省的阿伯塔巴德一条长达 1.7 公里的高速公路隧道终于贯通了,大家都很兴奋,表示今晚要庆祝一下,给单调的生活加一点色彩,毕竟农历新年还没有过完。

2 月 11 日下午,我们从伊斯兰堡乘车 3 个半小时,来到位于阿伯塔巴德北郊的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工程项目公司驻地,综合办公室主任马贵明向我们介绍了项目运行情况。

喀喇昆仑公路又称“中巴友谊之路”,1978 年通车。全路从新疆喀什横跨喀喇昆仑山脉一直到巴基斯坦北部城镇哈桑阿布达勒,全长 1224 公里。该路被称为史上施工难度最大的公路,也因此,800 名中巴员工长眠于此。

2006 年底,由于道路年久失修,中巴双方决定对喀喇昆仑公路进行改扩建施工。中国路桥在完成一期工程后,于 2016 年 9 月开始了二期工程。

全长 120 公里的二期工程包括 40 公里的高速路和 80 公里的双向两车道的二级路,目前有大约 1000 名中国工人和6000 名巴基斯坦工人全线施工,预计在今年底完工。

还有 10 个月的时间,由于前期拆迁工作耽误了工期,现在项目公司必须加班加点。员工们匆匆吃过早饭就赶去工地,只有食堂门口的对联在提醒人们现在是春节。

中巴工人并肩

2 月 12 日上午,我们去工地采访。高速公路段前 5 公里已经完工,巴基斯坦前政府总理阿巴西还专程过来剪彩。

经过阿伯塔巴德的几条隧道还在紧张施工。我们进入其中一条隧道,看到数十名员工在进行焊接等工作,火花四溅,点亮隧道。

摄影 | 李英武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中国焊工在隧道里工作

据介绍,由于当地山体质量破碎,施工时必须要事先做好加固工作。隧道施工如此,道路两旁的山体水土也要进行有效固定,如设置锚杆或锚索框架梁、拱形骨架等,并种上绿植,以防山体滑坡。

在一座离地面 40 米高的桥上,我们采访了并肩工作的中巴工人。我们看到,来自四川的中国技工周军在指导年轻的巴基斯坦同事。他夹杂着中文、几个乌尔都语单词和手势与对方交流,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照着指示去做。

38 岁的周先生说,他去年 5 月来到巴基斯坦,和巴基斯坦同事在一起,不仅谈工作,还谈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时间久了,双方有了默契,甚至语言都不是障碍。

我们还见到了满脸大胡子,而实际年龄只有 28 岁的巴基斯坦项目现场带班阿卜杜拉。他曾经给公司开车,由于在工作中学会了一些中文,并懂得了中国公司的工作节奏,他被任命为项目现场带班,带领刚入职的巴基斯坦员工与中国技工协同工作。他说话带着笑,还带点新疆口音,一句结尾声调总要拐个弯。

他说,与中国人在一起,不仅赚到了钱,还学会了很多技术。他希望中国公司能一直留在巴基斯坦。

可能如阿卜杜拉所愿。当“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工程项目”完工后,中国路桥要负责通车后 3 年的后期养护。而且,他们可能会接下喀喇昆仑公路另外一段的工程,继续为当地创造就业。

摄影 | 李英武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38岁的中国技工周军带着巴基斯坦工人工作

践行企业责任

筑路架桥,奉献社会,而中国路桥还肩负着促进中巴民间友谊的重任,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据喀喇昆仑公路二期项目总工程师王慧介绍,中国路桥的主要工作是在工程方面,但公司自愿为百名巴基斯坦工程技术人员提供全额奖学金,分批派往中国知名大学——东南大学进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深造。虽然支出不小,但相信这将促进中巴之间工程标准化的统一。

而对当地人,公司更是尽全力支持。他介绍,当地多是山区,农民希望有平整的土地来种粮食。当地人看到中国路桥有大型工程机械,他们人挑肩扛需要几十天的工作,用大型机械几下就能搞定,他们希望得到中国路桥的帮助。但工期紧张摆在面前,额外的工作多少会影响工期。

王慧这边接到报告,还是要求施工队在保障工期的前提下,尽量帮助当地人。当土地平整后,农民们非常高兴,他们邀请中国工人到家里做客,用餐喝奶茶,但鉴于比较麻烦的安保措施,中国工人都婉言谢绝了。

中国路桥帮助当地人的新闻很快传出去,公司赢得了当地人的尊敬,同时,又有更多的农民找过来,希望平整自家土地。王慧说:“我们都不会拒绝的,只要不影响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都愿意伸出援手。

据介绍,在曼塞赫拉,有一个收养孤儿的 SOS 儿童村,儿童村抚养孩子直到大学毕业。孤儿们可能不用担心温饱,但是失去父母的伤痛深深埋在孩子内心中。

两年多来,中国路桥公司自愿捐助儿童村彻底翻新了 10 余套住房,由于当地电力匮乏,公司因地制宜地为孤儿院提供了太阳能发电板、热水器、稳压器、各类书籍等等生活、学习必需品,从此孩子们可以不用因为停电而无法学习

马贵明主要负责此次捐助和翻新工程的全部工作内容,他自己也指定资助着两个孩子,每次不仅带来玩具,更带来温暖。他还不定期去看望儿童村里的孩子们,让自己的孩子与儿童村的孩子们一起玩,希望欢声笑语能化解伤痛。

公司的其他员工闻讯后也都纷纷进行了资助,表达着他们对这些孩子们的关爱。企业文化影响着个人的思想进步,个人积极的价值观推动着企业文化。

摄影 | 李英武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全长1.7公里(双向3.4公里)的

阿伯塔巴德隧道全部贯通

文化磨合交融

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好邻居”“好兄弟”,但不可否认双方文化的差异。在中国路桥,中巴员工并肩作战,工作与生活让双方都感受到了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一位项目公司高管告诉我们,与巴基斯坦人交往就像是上一堂课,首先是时间观念的理解与碰撞。中国路桥项目公司高管很多是学工程出身,他们严格按照时间表做事。但他们发现,双方本来商定好几点开会,而对方时常有人晚到。对方迟到,总是口头上表示歉意,但并不意味着下次就会准时。

为中国路桥工作 9 年的司机班主管伊姆兰说,迟到是巴基斯坦很多大人物的通病,他们觉得别人应该等他们,而他们的示范作用又影响了他身边人。当然不仅是大人物,他的巴基斯坦属下也曾经存在不守时的问题,包括他自己也有一个适应过程。

结合自己的经验,伊姆兰要求属下必须准时到岗,有事必须提前请假,经过 2 年多的磨合,司机班的同事都能够准点了。

摄影 | 李英武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中国技工和巴基斯坦工人一起在40米高大桥上协同工作

伊姆兰觉得,巴基斯坦人该向中国人学习的地方有很多,除了时间观念,还有高效工作的态度。他发现,中国员工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对待工作非常认真,甚至主动放弃休息日,这在巴基斯坦人心里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在交往中,他也对自己的文化自豪。在宗教的影响下,巴基斯坦人讲规则,不能说绝对,但大都很诚实,很少有说谎偷盗的行为。工作中,伊姆兰赢得了中国领导的信任,年仅 26 岁就成为司机班主管。

“过上”被军警保卫的生活

由于“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工程项目”是“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重大项目,巴基斯坦方面对中国员工的安保工作非常重视。这次采访,我们也体验了一次中国员工在军警层层保卫下的生活。

从伊斯兰堡去阿伯塔巴德中国路桥工地,我们必须要在指定地点集合。首先由荷枪实弹的 Ranger 部队护卫,一头一尾两辆军车,中间夹着十多辆中国路桥的汽车,组成一个车队。即将出城时,又换防另一支更精锐的部队,3 个半小时的车程,军车直接护送到中国路桥公司项目驻地大院里才算结束。在大院四周,都建有岗哨,24 小时设岗。

我们去工地采访,站在桥上一会儿就被士兵发现了。一位负责安保的少校开车过来,向陪同我们采访的马贵明问我们的来历。我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到了项目驻地,我们又被另一位少校询问,一下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最终,他们向我们透露,其实他们早就掌握了我们的信息,知道我们的行程,还知道我们的最后一站是瓜达尔港。不明觉厉!

中国路桥一位老员工自 2006 年就被派到巴基斯坦工作,但由于出行需要有军警陪同很麻烦,所以直到现在也没去过卡拉奇、拉合尔等其他大城市。马贵明介绍,去年 11 月发生了对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的恐怖袭击,安保再次升级。

现在,不仅公司项目驻地和伊斯兰堡之间的交通需要军车护送,连从驻地到工地的交通也要军车护送,而且每辆车上还要坐至少一位警察,有些中国员工私下抱怨安保过度了。但好的一方面是,自 2016 年 9 月开工至今,项目从没有出现过一次恐袭事件。

本刊特派记者杨晓

摄影 本刊特派记者李英武

编辑 李清莉(实习)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

识别二维码

下载“北京头条”APP

“让现在告诉未来”

相关阅读 & 近期热点

荒岛求生奇遇记 | 人间指南

王景春拿下柏林影帝,是时候好好认识一下这个演员了

担心你有钱也抢不到爱豆们的同款,我们贴心地出了这个攻略(下)

范世錡:如果我能成为范世錡

放过电影和天气吧,美术史才是最安全的社交话题!

点击以下封面图,一键下单新刊

「 2019年02月14日 颖儿&付辛博 」

中巴到底有多“铁”?请看本刊记者发自前方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