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秘闻
灵异故事:死亡聚会(4)
发布时间:2019-10-05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带来好运哦!!

冷芳再次落入唐林魔掌,她能逃脱吗?得知真相的梦琪何去何从?豪华别墅瞬间变为杀人魔窟......

冷小朵是谁?她与唐林是什么关系?



沙小雨紧张地在客厅的角角落落里寻找着,试图发现那杯被掉包了的鸡尾酒。

冷芳一会看看沙发上熟睡的子烟,一会看看沙小雨,生怕子烟突然醒过来。

唐林和梦琪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处。
唐林停下脚步:小雨,你丢了什么东西吗?
沙小雨迅速直起身:哦,我钥匙掉地上了。
沙小雨抬起手臂,扬扬手中的钥匙串。
唐林和梦琪走下楼梯。 
沙小雨:唐先生,今晚还有精彩节目吗?
唐林:有啊。
唐林端起酒杯,视线落在熟睡的子烟身上。
唐林:听说过催眠术吗?
沙小雨:偶有所闻,未曾见过。
唐林:那想不想见识一下啊?
沙小雨:唐林先生还熟谙此道?
唐林:是,不过,我的催眠术还能杀人。
沙小雨:哦,那唐先生今晚想杀谁?
唐林走向子烟身边。
唐林:好可爱的小姑娘。
唐林摇摇头,似乎惋惜的样子。
唐林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在子烟身子上方平伸双手,闭上眼睛,轻轻运气。原本在沙发上熟睡的子烟身体竟然随着唐林的手势缓缓上升,悬浮在了空中。
沙小雨冷静地看着唐林的表演。

冷芳和梦琪则各有心思地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砰,一声巨响,子烟的身体在空中裂成了碎片,顿时血肉四溅。
冷芳和梦琪失声惊叫。
唐林缓缓睁开眼睛。
唐林:各位,为我的成功干杯吧!
沙小雨微笑:是的,我们都是唐林先生行凶杀人的证人,也许我该报警了。
唐林浅饮一口小酒,一点也不在意。
唐林: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真实的吗?
沙小雨:我当然确定,你在我们三个人的目睹下杀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唐林摇晃着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杯中荡漾,似乎好不在意自己杀了人:我请你再确认一下。
沙小雨疑惑地扭头看去,诧异地发现子烟依旧在沙发上熟睡。
唐林:事实上,刚才我对子烟什么也没做,我控制的是你们的意识,让你们认为我杀了人。
沙小雨:我明白了,你给我们施了催眠术。
唐林:是这样,换句话说,如果子烟死了,杀人的是你们,而不是我唐林。
沙小雨环顾四周:你杀了杨阳?
唐林:我没有杀他,如果他死了,凶手也不会是我。

一缕青烟从唐家别墅窗外掠过。
别墅客厅的灯光忽然熄灭,整个别墅沉浸在夜色中。
 
唐家二楼1号卧室是唐林自己居住的主卧。
唐林和梦琪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梦琪身体侧卧,单腿屈伸,已经熟睡过去。
唐林悄悄起身,穿着睡衣蹑手蹑脚出了门。
 
客厅内漆黑一片。
子烟依旧在沙发上熟睡。
沙小雨经过子烟的身边时,脚尖触碰到子烟的高跟鞋。子烟轻轻哼了一声,并没有醒过来。沙小雨镇定了一下,身子伏在地上在沙发底部寻找着。寻找未果后,沙小雨开始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寻找。沙小雨似乎没有什么收获,起身向走廊的方向走去。
 
借着微弱的光线,沙小雨穿过狭长幽深的走廊。
 
走廊尽头,沙小雨推开卫生间的门。他打开灯,顿时被卫生间里的豪华装饰惊呆了。他四处打量着,鼻子灵敏地嗅着,试图发现有关杨阳的蛛丝马迹。沙小雨拧开水龙头,水哗哗地从水龙头里流出来。水龙头的水流慢慢变小变细,直到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沙小雨惊异地发现,这些水滴变成了一滴滴鲜血。他将嘴巴伸到水龙头下,将这些血滴接到嘴里品尝,不由得眉头锁紧,起身,鲜红的液体沿着他的嘴角流出来。
 
唐家二楼2号卧室是客卧。
唐林轻轻推开门走进卧室。过道里的光线射进房间里,形成一条光带。唐林站在这条光带里,由于逆光,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
床上的冷芳惊恐地坐起来:谁?
唐林转身关好门,按下门后的开关,房间顿时敞亮。
冷芳惊恐地:你?
唐林:你是谁?
冷芳:你要干什么?
唐林向前走两步,冷芳惊恐地大叫:你不要过来。
唐林停下脚步:你到底是谁?
冷芳这时反而镇定下来:唐林,你这个魔鬼。
 
一直在沙发上熟睡的子烟醒了过来,她坐直身子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伸展胳膊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起身抹黑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沙小雨表情怪异地缓缓穿过狭长幽深的走廊。
 
子烟缓缓穿过二楼的过道。
 
唐林睁大眼睛:冷小朵?
冷芳悲愤地:我是冷小朵。
唐林的手指轻轻颤抖起来。
冷芳嘴唇蠕动着,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
 
狭小的足疗房内,冷小朵纤细的手指在唐林的背部轻轻游走。唐林的气息越来急促粗重,他终于控制浑身的欲火,冷不丁地起身将冷小朵压在按摩床,嘴唇吻向冷小朵的嘴唇。冷小朵拼命挣扎,但面对强壮的唐林,她的反抗显得十分徒劳。唐林扯掉了冷小朵的工装,扯下了冷小朵的内裤。唐林抱起冷小朵将她顶在墙角,身子开始剧烈的运动。冷小朵任凭泪水流淌。砰,门关上了。冷小朵赤裸着身子颤抖着蜷缩在墙角。地上是一滩血迹。门外传来女老板嗲声嗲气的声音:唐先生,这么点钱?我这可是正宗的山妹子。
 
子烟轻轻缓缓穿过过道,在2号卧室门前站定,她伸手去推门。
 
唐林猛然回过头。
 
子烟推开门走进卧室,在熟睡的梦琪身边躺下来。
梦琪的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子烟身上。
 
沙小雨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
 
沙小雨缓缓走过二楼过道,在“死亡之屋”门前站下来,伸手去推门,打开灯,打量着空旷的房间,然后沿着房间的墙壁时而用手指摸索,时而贴紧墙壁倾听。沙小雨无意识地碰到了暗门的开关,他轻轻按下开关,暗门缓缓开启,杨阳的尸体一头从暗门里倒栽了出来,沙小雨大骇,迅速后退两步。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沙小雨重新走上前去,看到了杨阳那张极其恐怖的脸。沙小雨小心翼翼将杨阳的尸体重新塞进暗门,关上了暗门。哐当,他的脚尖触碰到了一件铁器。沙小雨蹲下身子,捡起杨阳遗落在地上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插在腰间,快步向门外走去。
 
沙小雨缓缓穿过过道,向唐林1号卧室门口逼过去。
 
唐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冷芳身子一颤:你这是干什么?
唐林:小朵,我是魔鬼,我对不起你。
眼泪再次从冷芳眼里夺眶而出......
 
足疗房内。听到门响,坐在沙发上的冷小朵转过身,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唐林狞笑着逼近冷小朵:想不到吧?是我。
冷小朵起身冲向门口,唐林一把拉住冷小朵的胳膊。
冷小朵哭喊:放我走。
唐林不再说话,将冷小朵逼向墙角,一把扯掉了冷小朵的内裤。随着唐林身体的抽动和唐林粗重的喘息声,泪水在冷小朵脸上流淌。
 
冷芳双手捂面,肩膀剧烈耸动着,显然她陷入了剧烈的悲伤中。唐林跪在地上,低垂着头。
冷芳哭泣: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伤害我?
 
小雨淋淋沥沥,雨水砸在路面上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冷小朵披头散发失魂落魄行走在一条小河边。
空旷的道路上,沙小雨冒雨拼命向河边奔跑。
雨水湿透了冷小朵的全身,冷小朵的头发散乱地贴在她的面颊上,她身体向前一倾,一头倒栽进河流里。
 
雨过天晴。
浑身湿透的沙小雨坐在草地上,冷芳躺在他怀里。

沙小雨满脸悲愤。
冷小朵咳嗽一声,呛出一口河水,睁开了双眼。
冷小朵虚弱地:小雨哥。
沙小雨悲愤地:我一定要杀了这个魔鬼。
 
冷芳哭泣着。唐林依然跪在地上。
唐林:小朵,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忏悔。我知道我错了,我伤害了你,伤害了你的家人,我希望得到你的宽恕。
冷芳悲愤地:宽恕?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你毁了一个刚刚进城打工的乡下姑娘的所有人生梦想,你毁了我原本温馨美满的家庭,我的母亲因为我的事情想不开喝下一瓶农药再也没有醒过来。
唐林:对不起,我错了,这些年来,我每天晚上都活在一种梦魇中,它折磨着我每一根脆弱的神经,撕扯着我的心脏。
冷芳:你该得到报应!碎死万段都不解我的仇恨。
 
沙小雨悄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靠近床边。举起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就要扎下去。子烟翻了一下身,嘴里发出一阵含混不清的梦呓般的声音。沙小雨一惊,迅速收回匕首,才看清床上躺着的不是唐林。
沙小雨悄悄退出房间。
 
沙小雨手持匕首穿过走廊,来到2号卧室门口。
 
唐林跪在地上,满头大汗,双唇的肌肉抽动。
唐林:原谅我,小朵。
冷芳情绪平静下来:我不会原谅你,但我也不会毁了我心爱的人的前程,唐林,你躲一躲吧,沙小雨今晚要杀你。
唐林:小朵,救救我。
冷芳起身下床从唐林身边走过去。
一缕青烟在唐林身后掠过。

唐林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凶光。
 
砰,门打开了。

冷芳站在沙小雨面前。
冷芳:小雨,结束这一切吧。
沙小雨收起匕首:小朵。
冷芳:带我离开这里。
沙小雨:我要杀了这个魔鬼。
冷芳:带我离开这里。
沙小雨:为什么?
冷芳:小雨:我只想让你好好活着。
沙小雨:我不想这么屈辱的活着。
冷芳:小雨,只有你活着,我才有依靠,才有希望。
 
唐林跪在地上,但脸上已经完全换了一副表情,他双眼冒出凶光,额头上青筋暴起,恶狠狠地:今晚不会有一个人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沙小雨拉着冷芳的手沿着走廊向前方快速行走。
 
唐林从地上缓缓站立起来,他脸色冷峻,目露凶光。
 
沙小雨拉着冷芳的手向前行走,忽然听到身后“砰”一声响,他迅速回头,发现唐林的身影,但唐林正在向过道的另外一侧张望,没有发现他们。情急之下,沙小雨迅速拉着冷芳进入身后的“死亡之屋”。沙小雨一眼看到房间中间的椅子,心中一沉,脸色顿变,他知道自己走错了地方。
冷芳环顾房间:小雨,这是什么地方?好瘆人。
沙小雨:我们走错地方了,要赶紧离开这里。
走廊里里唐林的脚步声逼近。

沙小雨启暗门开关,迅速将冷芳推进了暗门,自己跟着钻了进去。在漆黑的暗洞里,冷芳感觉脚下踩到一个东西,她弯下腰摸索,摸到了杨阳尸体的脸部,手上顿时沾满了粘稠的液体。冷芳好奇地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功能,惊恐地大声惊叫,沙小雨急忙捂住她的嘴。冷芳恐惧地发现,狭小的暗洞里竟然躺着数具面目狰狞的尸体。冷芳只觉得一阵恶心,一股热流从嘴里喷涌而出,吐在了沙小雨的手上。
冷芳呼吸急促:小雨,憋死我了,我要出去。
 
唐林沿着走廊向前搜索。

在唐林身后,沙小雨拉着冷芳的手冲出房间,迅速奔向走廊尽头。

沙小雨推开2号卧室的门,拉着冷芳迅速奔向窗户。沙小雨打开窗扇向外张望一下,回头大声命令冷芳:顺着雨水管爬下去。
冷芳恐惧地:我害怕。
沙小雨:不要怕,有我呢。
冷芳咬着嘴唇点点头。
沙小雨托着冷芳的屁股将冷芳送上了窗台。
 
唐林目露凶光,向2号卧室门口逼近。
 
唐林推开门,一眼注意到窗扇敞开的窗户。
 
冷芳顺着雨水管战战兢兢向下滑行。
沙小雨站在外墙悬挂的空调机上,身体紧紧贴着墙壁,着急地向冷芳使眼色。
沙小雨极其小声地自言自语:快点啊,快点啊。


唐林探出头向窗外张望,楼下的道路上空旷无人。
 
沙小雨站在空调机上紧紧贴在墙壁上,屏住气息。
楼下道路边的草坪里,冷芳蜷缩着身子,不敢发出任何动作。由于恐惧,她的身体轻微颤抖着。


二楼的窗户里,唐林探出头四处张望。

唐林与墙壁外空调机上的沙小雨仅有不到一尺的距离。这时,空调机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似乎已经不能支撑沙小雨身体的重量。
窗户里的唐林缩回头。瞅准机会,沙小雨身子敏捷地跳到雨水管上,顺着雨水管迅速下滑到道路上,迅速穿过道路,钻进冷芳藏身的草坪中。
 
唐林脸色阴沉缓缓穿过走廊。
 
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梦琪和子烟都已经进入熟睡状态。子烟翻了一个身,将手臂搭在梦琪丰满的胸脯上,梦琪握住了子烟的手。
梦琪梦呓:杨阳,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火点燃了一座民房,熊熊燃烧。
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满脸炭黑赤着双脚脚冲出火光,疯狂地向前奔跑,在她身后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荆棘密布,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和杂乱的脚步。赤裸着脊背的杨光(注:就是后来的杨阳)向前方疯狂奔跑,他的脸庞和脊背被荆棘划出一道道血痕。
 
熟睡的梦琪惊叫一声,忽地坐了起来。砰,门被打开了。唐林站在门口,脸色阴沉,目露凶光。
 
夜色中,沙小雨拉着冷芳的手沿着空旷的街区拼命向前方奔跑,显然冷芳的体力已经有些吃不消,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脚步也明显慢下来。 
冷芳喘息着:我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沙小雨停下脚步,无限怜爱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冷芳。
 
唐林站在门口,眼睛里射出寒冷的光。
梦琪瞪大惊恐的眼睛:你要干什么?
唐林一言不发,一步步向床边逼近。
子烟也从被子里坐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睛,迷惑地望着唐林。
梦琪醒悟过来,大声喊:快跑!拉着子烟的胳膊从床上一跃而起,从唐林身边夺路而逃,冲出房门。
 
沙小雨和冷芳手奔跑过过街天桥,冷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张望,心里顿时一紧,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形如僵尸的乞丐已经匍匐在桥面上,正望向冷芳。

梦琪拉着子烟的手顺着楼梯往下奔跑,由于过于慌张,梦琪脚下一滑,一下子摔倒了,子烟也被梦琪带倒,两个人顺着楼梯往下滚落。
 
唐林脸色阴沉,目露凶光,大踏步穿过走廊。
 
沙小雨和冷芳小心翼翼地推开杨阳家的门。
 
梦琪迅速推开卫生间的门,回头望望发呆的子烟,一把把她拉了进去。梦琪迅速关好门,给门上了保险栓,背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喘气。
 
子烟疑惑地:梦琪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梦琪喘着气:唐林要杀我们。
子烟:他为什么要杀我们?
梦琪:你问我,我问谁去?杨阳已经被他杀了。
子烟张大嘴巴:什么?杨阳死了?
子烟脸上渐渐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冲动地要去打开卫生间的门。
梦琪迅速拉住子烟的胳膊:你要干什么?
子烟:我要去找杨阳。
梦琪:我的祖宗,现在先把自己的命保住吧。
 
沙小雨和冷芳小心翼翼拉开灯,环顾四周。冷芳发出一声尖叫,脸上显现恐惧的表情。沙小雨顺着冷芳的视线向墙壁上望去,唐林悬挂在墙壁上,一双眼睛上插着两把锋利的匕首,眼角渗着鲜血。
 
子烟扑在梦琪的怀里轻轻抽泣,梦琪轻轻拍打着子烟的脊背,安抚着她,忽然一阵滴滴答答的声音吸引了梦琪,她疑惑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最后她的视线落在水龙头上。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水龙头里滴出来。
 
唐林脸色阴沉,目露凶光,一步步向卫生间逼近。
 
沙小雨凝望着墙壁上唐林的照片,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沙小雨:我们要回去。
冷芳从沙小雨怀里挣脱出来,诧异地望着沙小雨。
沙小雨:梦琪和子烟现在很危险,我们要去救她们。
冷芳:唐林是一个恶魔,小雨,我们斗不过他的。
沙小雨:今晚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总觉得迷雾重重。
冷芳:小雨。

唐林脸色阴沉,目露凶光,距离卫生间的门越来越近,这时,唐林手里多了一副锋利无比的宽面板斧。
 
梦琪和子烟死死靠在卫生间的门上,屏声息气,恐惧到了极点。
 
沙小雨拉着冷芳在街道上奔跑。
冷芳突然“哎呦”一声,蹲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沙小雨:冷芳,你怎么了?
冷芳:我的脚崴了。
沙小雨:我看看。
沙小雨蹲下身子,脱下冷芳的高跟鞋,轻轻揉搓着冷芳的脚踝。


手提板斧的唐林距离卫生间越来越近。
 
梦琪和子烟死死靠在卫生间的门上,屏声息气。子烟身体颤抖。梦琪一只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喊出来。
 
卫生间门外,唐林退后一步,高高举起锋利的板斧。
 
子烟全身颤抖着,紧紧拉着梦琪的手。
梦琪绝望地闭上眼睛......(未完待续)

往期回顾

01

灵异故事:死亡聚会(3)

02

灵异故事:死亡聚会(2)

03

灵异故事:死亡聚会(1)

2019年,建国70周年献礼影片《红太行》和国际电影节参赛作品《心魔》开始筹备拍摄,若您喜欢本文,请为本文打赏,打赏款项将全部用于这两部电影的拍摄,同时,您的名字将作为联合出品人出现在影片片头字幕中,谢谢支持!欢迎留言,感恩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