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户
中国导演拍韩国电影,性感暧昧又内涵
发布时间:2019-08-08
 

开门见山,今天给大家讲一部高能的韩国新片。


虽说是韩国电影,但导演张律是中国朝鲜族人,而且影片的片名对中国人来说,也称得上耳熟能详——《咏鹅》



没错,就是“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那个《咏鹅》。


因此,有网友刚看到片名时,就不禁一阵警觉,生怕这回骆宾王也要变成韩国人了......



但玩笑归玩笑,影片之所以取这个片名,是因为男主名叫允永,小名(永儿)的谐音就是“咏鹅”。



不仅如此,男主会说中文,还迷恋诗歌。


有次在餐桌上醉酒,被人要求“露一手”时,他就手舞足蹈地背诵了《咏鹅》。



在电影开场,男女主角——允永和松贤,一同来到群山港度假。



影片并未交代两人的关系,但从言行举止中,不难看出他们十分亲密。



两人想在游玩前,先找好住处,于是就向一家餐馆的老板娘,询问附近的民宿。


没想到,老板娘先是将他们当成了情侣,一言不合就开车——



随后,又将他们引去一个画风奇特的家庭旅馆。


据说,那家店的老板十分高冷,只有“合眼缘”的游客,才让入住。



男女主抱着好奇心,前去试探。


好在老板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难以接近,看到两人后,二话不说就接待他们入住了。



一开始,他们只定了一间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一度十分暧昧。



男主见此,觉得接下来可以做点爱做的事了。


但没想到,他刚要“发起攻势”,就遭到了女主的婉拒。



一时尴尬之间,女主独自跑出了房间。


她思来想去,找到旅店老板,又多要了一间房。



难道是男主的操之过急,直接吓退了女主?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女主之所以忽然对男主没了兴趣,是因为她对偶遇的旅店老板,一见钟情。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女主更是一有机会就凑到老板身边。


又是找他一同吃饭聊天,了解到老板还有个患自闭症的女儿;



又是主动和老板聊起过往,得知老板其实是个朝鲜裔日本人,因为结婚才定居群山港,这里是他妻子的故乡。


但谁知,后来妻子在车祸中去世。年幼的女儿还目睹了这一幕,从此患上自闭症。



不仅如此,在发现老板热衷摄影后,女主干脆抛下男主,和老板一同出门游玩……



在这样的相处中,女主和老板的感情火速升温。


而男主则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就被甩了,整天闷闷不乐地待在房里。



但他并不知道,其实老板的女儿,早已对他暗生情愫。



不过,老板的女儿由于自闭,不擅长与人交流。


她表达情感的方式,就是成天待在房里,通过旅店的监视器来“视奸”男主。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男主一整天没走出房门吃东西。


于是到了半夜,她盛了一碗面默默塞进了男主的房间。



之后她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门外等待。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道门,互相体会到了对方的心意。



自此之后,男主也开始背着女主,和老板的女儿交往。



一种诡异而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悄无声息地在四人间展开。



然而有一天,平静忽然被打破——


因为男主和少女幽会时,被女主和老板“捉奸”,他当场赌气般地与女主爆发了争吵。



随后,男主带着少女逃离现场。


他们乘船出海,没想到中途却出了意外。



警方一开始认定男主图谋不轨,



直到女孩从昏迷中醒来,他才脱了罪。


但他无法继续欺骗自己——他并不爱老板的女儿,一切不过是为了与女主赌气而已。


就这样,他独自离开了群山港。



而女主也在随后意识到,与老板碰撞出的激情火花,并不能够持久。



她伤心地离开旅店,跑到一开始的那家餐馆里,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故事还没讲到一半,三段恋情通通无疾而终。这个剧情走向也是没谁了。


但更高能的,在影片后半段。


男主回到家中后,先是被保姆告知爸爸患上了老年痴呆,整天只知道对鹅讲话:



接着去了一家药房,和店员聊起几天前买药没给钱的事,但对方根本不记得他是谁;



再后来,他看到一个骗子在路边搞集资,便上前去拆穿对方的骗局;



最后,他来到一家牙科医院,请院长同意他晚上来这儿看夜景。



可以说,男主这一连串琐碎的经历,相互之间既没什么因果联系,和前半段群山港的情节也相当割裂,让观众看得不明所以。


但是到了当晚,当男主站在医院的窗前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没错,在影片播放到第77分钟时,画面上才出现片名字幕。


这个设计并非刻意猎奇,而是在提示观众——故事从这里开始。



接下来,影片使用倒叙的手法,为我们讲述了在男女主在驶向群山港前发生的事。


正是这后半部分的倒叙,使得前面那些看似荒谬琐碎的情节,一点点得到了解释。



时间回到几天前。


男主因为牙痛难忍,跑去买药,到了药店后,却发现自己没带钱包。


店员看他十分痛苦,好心先给了他药。这才有了后面男主回去还钱的情节。



从药店出门,他撞见了一群人在为“在韩朝鲜族人的平等权利”集资。



这种场面在韩国并不罕见,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因为在朝鲜战争时期,曾有大批朝鲜族人进入韩国,并从此定居下来。


如今,在许多韩国人眼中,这些朝鲜族人是“侵略者的后裔”,在社会上受到歧视。


比如男主家的保姆,就是一个朝鲜族人。而男主的老爸,则是一个老兵,参加过朝鲜战争。因此两人在家中,就经常爆发矛盾。



男主作为年轻一代,对待朝鲜族人的态度,已经和老爸大不相同。


但他当场就听出集资人,也就是前面出现过的那个骗子,口音有问题——他根本就不是朝鲜族人。



因此,男主怀疑这场集资是诈骗。


他没有立马拆穿,而是和身边的路人小声BB——好巧不巧,这个路人正是女主松贤。



到了这儿,影片才揭露了男女主角的关系——他们并非情侣,松贤本是男主好兄弟的妻子。



男主一直喜欢松贤,但自她结婚后,两人就没再怎么联系。


没想到现在不仅偶遇,松贤还刚刚离婚了。



男主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迅速开启了追求模式。


他们先是找到松贤老公和他的情妇“示威”,以报松贤被劈腿之仇;



接着又跑去视角极佳的牙科医院,约定以后在这里看夜景;



对于男主的追求,松贤虽然没有拒绝,但她也并没爱上男主——就如同男主对待旅店老板的女儿一样,她之所以迅速地开始新的感情,只是为了摆脱离婚带来的痛苦。



不久之后,两人共同踏上了前往群山港的旅程——


一个希望能赢得松贤的心,另一个希望借此摆脱掉悲伤的心情。


而故事的结局如何,我们已经知道了。



总的来说,《咏鹅》以一对男女的情感纠葛为主线,贯穿故事始终。


但片中大量琐碎的支线和无处不在的政治符号,都不难让人看到,它的野心并不止于讲述一段失落的爱情故事。



在前半段的群山港戏份中,导演通过四人间错综复杂的情感状态,隐喻了东亚四国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关系。


这其中既有迷恋与暧昧,也隐藏着欺骗与对抗。



值得一提的,是旅店老板那个单凭“合不合眼缘”,来挑剔住客的设定。


他在第一眼看见男女主时,就热情接纳了他们;


而后来,当一个日本女人要求入住时,明明还有空房,老板却谎称客满,拒绝了她。



由于在历史上,日本曾多次侵略朝鲜半岛,所以这一情节从表面上看,很容易理解成韩国人对日本的敌对情绪。


但联系到旅店老板的身份设定——一个定居群山港的朝鲜裔日本人,我们就会发现,影片探讨的其实是血统、国籍和生活环境,哪一个更能定义身份的问题。



在影片的后半段,这个问题也通过各种支线情节,得到了更充分的讨论。


比如男主家的保姆阿姨,因为朝鲜族人的身份,一直遭到他老爸挤兑。


但到了后来,男主却意外发现保姆竟然是他的偶像——诗人尹东柱的亲戚。



尹东柱是朝鲜族人,但也是韩国的“国民诗人”。韩国的街头建有纪念他的雕塑,民众多少都知道他的生平往事。



然而,他的后人却和许多朝鲜族人一样,因为历史因素和种族标签,只能得到最底层的工作,受到人们的歧视,这难道不是很讽刺吗?



此外,导演也直接通过松贤的一段台词,表达出了他自己的观点——



一个人的种族身份,说白了就是机缘巧合。


在历史的教训中,我们应该学会的是抵制某种行为,而不是因此就带着有色滤镜,去看待一个种族。因为真正定义一个人的,永远不会是他的出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