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发布时间:2019-09-05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即将到来的农历猪年,对于雏鹰农牧这个“养猪第一股”来说,可能没有那么好过。

1月31日晚间,雏鹰农牧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公司预计2018年度亏损29至33亿,而在去年10月26日发布的三季报中,公司预计全年亏损才17亿至15亿,与上年同期盈利4518.88万元相比大幅下滑。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这次的预计亏损,一把亏掉了上市9年以来累积的盈利。

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巨额亏损一方面是因为商誉减值和资产减值,但另一方面也有经营业绩下滑的原因。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相对于雏鹰农牧现在的45.77亿市值,30亿的亏损不容小觑。截至1月31日上午10点20,雏鹰农牧的股价仅为1.46元/股,和其最巅峰时期的市值近300亿元相比,蒸发近250亿!

那个曾经的“养猪第一股”,河南排名第四的富豪侯建芳,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养殖大户侯建芳

作为雏鹰农牧的创始人,侯建芳最开始在家乡,用200元创立了雏鹰养鸡场,后来规模逐渐扩大。到了1995年,鸡瘟来袭,5000多只鸡死到只剩700多只,几年心血打了水漂。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到了2004年,侯建芳开始养猪,事业也随之飞速发展,公司也上了一个新台阶,开始了“规模化养殖”。

2010年雏鹰农牧上市,成为了中国首家生猪养殖上市公司,“养猪第一股”。上市三个月,股价最高炒到70元/股,市值逾90亿元。

2013年,侯建芳也以37.8亿元的财富入选《2013福布斯400富豪榜》,排名第376位。

2015年在A股大牛市行情的躁动中,雏鹰农牧在5月份行情结束前进行了新一轮定增,市值最高接近300亿元。这也是迄今为止,雏鹰农牧最闪耀的时刻。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雏鹰农牧的大放光彩,也使得侯建芳在2016年,以85亿元的身价位居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第四位

然而,这位养猪富豪的风光并没有维持多久,2017年,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的数据就显示,侯建芳的个人财富急剧缩水17%,以70亿的财富位居河南富豪榜第八。

到了2018年,甚至榜单上已经没有了他的名字。

那么,短短几年时间,雏鹰农牧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巨额负债压顶 却不忘“多元化”

刚上市时的雏鹰农牧,还专注于养猪大业,2014年甚至还大规模扩建猪舍。截至2014年末,雏鹰农牧的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共计41.8亿,占当期总资产的57.7%。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并且还为上游养猪合作社巨额担保和违规大笔借款,再加上猪价市场行情下降,进一步导致其现金流恶化。

为了缓解紧张的现金流,公司开始了发债之路。当时这是喜事,但是后期却成了一个大坑。

经证监会批准,公司获准向社会公开发行发行总额为8亿元债券,扣除2014年8月投资者回售的债券,债券票面利率为8.80%,起息日为2014年6月26日。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此外,雏鹰农牧还溢价收购了多家金融机构,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商誉余额就增至了2.58亿元,参与的控股公司共有65家。这样的重金大举并购,如果不能实现预期的收益,那么结局可想而知。

大规模扩建猪舍和不停的“买买买”,使得公司出现了巨大资金缺口。为了支撑资金流动,雏鹰农牧不得不采取“短债长投”的模式。

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短期负债为15.86亿元,2015年负债猛增至20.32亿元,同比上升28.12%;2016年,公司短期负债增长至39.42亿元,同比大增93.99%;2017年公司短期负债增长至50.18亿元,同比增长27.3%。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2017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升至71.81%,但是生猪产品毛利率跌至15.80%,公司现金流进一步恶化,当年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高达59.31亿元,是上年的两倍多。

债多了,公司的业绩却下降了。

2018年上半年,雏鹰农牧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4.5亿元,同比下降2.87%;归母净利润为亏损5.09亿元,同比下降495%。

而在2018年一季度,雏鹰农牧尚且实现净利润3.57亿元。这也意味着,在2018年二季度,雏鹰农牧的亏损金额超过8亿元。

也难怪有投资者质疑,一季报盈利四亿多,二季报亏损八亿, 你就是把猪都扔了也亏不了这么多。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至暗时刻终于来临

2018年,国内流动性收紧,雏鹰农牧也真正面临着其至暗时刻。

2018年7月至10月,联合评级先后四次下调雏鹰农牧长期信用等级和“14雏鹰债”,由“AA”下调至“B”。

11月5日,雏鹰农牧的5.28亿元债务还构成了实质性违约,最终不得不采取“肉偿”的方式来还债。


“养猪第一股”的狂飙与落寞



这次闹得沸沸扬扬的“肉偿”债务背后,也将雏鹰农牧的资金流动性危机暴露无遗。

此外,公司实控人侯建芳持有的共计12.6亿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0.2%,已先后被郑州中院、四川省高院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

同时,据雏鹰农牧三季报称,侯建芳分别质押于中信建投和中投证券的4573万股和1524.54万股均构成违约,中信建投和中投证券均拟处置上述股份。

倾巢之下,雏鹰农牧也爆发了高管离职潮。2019年1月23日,雏鹰农牧公告显示,包括一名董事在内的4名公司高层离职,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和监事也在近期发生了变更。

这个曾经的中国“养猪第一股”,在即将到来的猪年春节后,不知道还能否再次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