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惊天大狗》小说 第二章 中国版八公
发布时间:2019-09-08
 


“瓜子儿在生活作风这方面简直是劣迹斑斑!”

“与多只小母狗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

“活脱脱的一只骚狗!骚货!臭流氓。”

小兮经常气愤地跟同事这么抱怨。

瓜子儿撩妹的手段可以编成一本教科书,小兮那粉嫩水灵的小脸儿不知道让它给弄丢了多少回。第一次就整得小兮快没脸活下去了。

一个周末的下午,小区里一班狗友又在小广场上相聚了。狗友里有个傻白甜的江南软妹,养了一条小腊肠。妹纸人甜嘴也甜,声音甜得像沙瓤西瓜。小兮正拎着42码的舌头跟大家八卦涛涛吸毒的猛料,忽然看到对面沙瓤妹直勾勾地盯着她身后,“瓜子儿你肿么酿紫啊?

小兮忙回过头去——

尺度太大了啊!

瓜子儿正骑着沙瓤妹的腊肠直播日本AV呢。

小兮立即提高了八个分贝怒吼一声冲了过去就阻止,沙瓤妹紧随其后——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阻止了,但见两个妹纸像拔河一样分别抱着自己家的狗在广场上扯起了蛋。

扯不开了!

沙瓤妹边扯边喊:“瓜子儿表酱紫表酱紫表酱紫……瓜子儿你松开啦啦……”

沙瓤妹第一次养狗,不知道事态会有多严重,急坏了,好像她怀里那个是她自己一样,十分心疼,感同身受。

其他几个狗友也纷纷上前来阻止——他们阻止的是小兮和沙瓤妹。“不能再扯了,再扯就扯出生命危险了。”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两只狗一旦合体,你只能安静地等着它们自己谢幕,谁也帮不上忙。

狗友里不止是女的,还有一个大叔、一个欧巴、和一个正太。一班狗友神情肃穆地围着它俩等剧终,谁也不好意思露出别的表情。

大庭广众啊!众目睽睽之下弄这事儿!太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还好沙瓤妹人设好,没计较。完事儿后小兮和她一起带着腊肠去宠物医院打了避孕针,这事儿就划上句号了。


但是在瓜子儿这儿却是省略号,这只是开了个头儿……

一岁十个月,三月某日夜间九点半,于魔都九华小区冬青树丛性侵一只白色比熊,后被及时赶到的比熊主人制止,未遂;

一岁十一个月,四月某日下午三点,于魔都兆龙宠物医院楼道内,与一只体型娇小的吉娃娃强行发生性关系,得逞;

两岁四个月,于南岛市海滨公园草丛,与一只美国恶霸犬发生不正当关系。小兮翻到这一篇的时候有点不服,不想承认,尼玛!口味太重了!美国恶霸犬,体型大你好几倍!肿么发生的……

见过美国恶霸犬吗?按照它的名字自己脑补一下。脑补不出来就再动动手指,打开度娘,搜美国恶霸犬,点开图片。看到了吧!

小兮严重怀疑瓜子儿那次是被迫的,面对那样一只母恶霸犬,瓜子儿怎么可能下得去鸡?

后来它还差点性侵了一只喵星人……

连人都让它猥亵过好几个了。

芷凝是小兮的同事,长得很水嫩,下了班来小兮家一起玩儿吃鸡。小兮进卧室换衣服的工夫,听到女娃儿在客厅里一边笑一边尖叫,“啊,啊……你干嘛?瓜子儿你干嘛?”

小兮急忙跑了出去,只见瓜子儿正抱着人家小姑娘的小腿做流氓动作呢,小姑娘被它弄得满脸通红,又不好意思踢它。

它只猥亵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通常都会把人家羞臊得不要不要的,唯有刀姐和别人反应不一样。

刀姐是小兮的闺蜜,兼任小兮的顶头上司,是小兮供职的旅行社南岛分社的总经理。刀姐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李莉,大家之所以喊她刀姐,是因为她长着一张刀子一样的嘴,一条毒蛇一样的舌头,出口必伤人,触着非死即伤。

那天刀姐来小兮家,小兮进厕所蹲了个马桶,刚尿了一半,听到了刀姐在客厅里咯咯咯地笑出了猪叫声,小兮预料到不妙,急忙把另一半憋了回去,提上裤子跑进客厅,果然,它正抱着刀姐的小腿做运动。

那个样子比刀姐还淫荡。

小兮嚎叫了一声正要把它揪过来。刀姐却说,“没事儿,让它蹭会儿吧,这货太骚了。”

小兮一把薅住脖子把它关卧室去了,“可不能惯它这毛病。要不然人家怎么看我?”

小兮内外两张皮,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永远是两套风格迥异的台词,虽然骨子里有点污,没事喜欢YY男神,但留给这个世界的人设却是个矜持的淑女形象。总被瓜子儿置于那样尴尬的处境,的确是一件挺苦恼的事儿,有一天小兮盯着瓜子儿胯下那个玩具型的小凸凸,酝酿着想把它割了,跟刀姐商量。

刀子曰:“给你堵上你愿意吗?”

刀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换做是我,我宁愿老脸不要也不能让我儿子当太监。”

刀子曰:“不是我瞧不起太监这个职业,任何职业都应该受到尊重。但是……你知道吧”。

于是小兮为曾经产生过这个念头内疚了一个星期。

养过狗的人,养过公狗的人恐怕多多少少都有过这样的尴尬。小兮终于明白了 “男不养猫,女不养狗。” 的深切含义,四处给人传播经验:“女的养狗也别养公狗,你长八张脸也不够它给你丢的。男的养猫也别养母猫,它一年四季在那儿嗷嗷叫春,求那啥,作为它的男主人,你情何以堪?”

不过,跟接下来的事儿相比,瓜子儿这些斑斑劣迹都成了小兮美好的回忆。

老天爷在给了小兮一个沉重打击之前先给了她一粒甜枣。

 

周日下午三点,小兮牵着瓜子儿从妖娆的南岛市海滨大道飘过,忽然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

“甄兮小姐你好,恭喜你被英国XX大学旅游专业研究生院录取。”

当那一串英文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时候,小兮那心脏的小鼓点立即敲得密不透风,仿佛猴哥就要登场了,上次敲这么快还是七年前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

小兮为了这个目标努力了一年,终于梦想成真了。小兮狂浪地朝天大笑三声,脑袋顶着旁边的电线杆子,樱桃小嘴咧成了血盆大口美得一发不可收拾。路过的一个外卖小哥不明白这位美女跟电线杆子有多大仇,看那意思她是想把电线杆子顶倒。小哥这一走神,差点顶了一辆豪车的腚。

但是从这一刻开始,接下来一整天小兮都在倒霉,先后碰见两拨碰瓷儿的,回到小区又被几个摩托党堵上了。这一段咱们后面再说,先说瓜子儿的事儿。

一串倒霉的事没有影响小兮的兴致,当晚她请全公司同事看了场电影,又K了一晚上歌,一直嗨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已经过了瓜子儿规定的时间了,小兮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结果比她想象的糟糕多了——

小兮走出了电梯,看到家门是虚掩着的。

门怎么开了?进贼了?

一股不祥从小兮后脑袭来,推门进屋,家里果然一片狼藉,厨房里柜子门也打开着,半袋子狗粮、一盒宠物零食全都不见了,地面上铺满了塑料包装纸……

最重要的是——瓜子儿不见了。

不可能进贼了,除了瓜子儿,家里什么也没丢。

小兮满楼道喊瓜子儿,满小区喊瓜子儿,满大街喊瓜子儿,喊破了嗓子没有狗答应,只有一个闪着霓虹灯的发廊里传出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声:

“多少钱一斤?”

小兮没工夫搭理她。她们天天在那儿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儿敲玻璃,瓜子儿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可惜此瓜子儿非彼瓜子儿。

小兮用尽了各种办法,贴小广告、上网、上狗市、上狗肉市场、上狗肉馆……一无所获。

小兮在一家野味馆里看到了一只几乎和瓜子儿一模一样的泰迪犬,正在笼子里待宰,只可惜它比瓜子儿大了一圈,是一只迷你型的,而瓜子儿是玩具型的。迷你型的泰迪一见到小兮,立刻就不淡定了,焦躁地在笼子里蹦来蹦去,嘤嘤地哀鸣,眼神十分热切,还伸出爪子来够小兮。小兮心一软,差点把它买下来。

理智占了上风。她就要走了,买下来怎么处理?

其实把瓜子儿找到了之后怎么处理她都没想好。

一个星期下来,一点线索也没有。

刀姐不忍看到小兮终日以泪洗面,来到小兮家里安慰她,“别找了,万一找着了呢?”

这是安慰人吗?

不过刀姐也是为了小兮着想,“找到了你怎么办?不能带去英国吧?学校让养狗吗?”

“那我也不能就这么让它丢了啊!”

“你非得要亲自遗弃它呀?”刀姐一刀紧跟着一刀,小兮被气哭了。刀姐一看触到了小兮的泪点,刀子糖化了,“是天意,说明瓜子儿懂事儿,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离开你。别难过了。”

“我难过都不让?”小兮难过得有点不讲理了,“它就算是个人,相处三年分手了也会难过一阵儿吧?何况是只狗?”

刀姐不劝了。

一个星期之后,小兮不能不放弃了,她还有一堆事要忙活,工作上的事儿要交接,要回老家准备各种证件,证明,去领事馆办理留学签证等等一堆事儿。

就在小兮拉着行李箱要走的时候,在自己家门口救了一只受伤的泰迪犬。这只泰迪是标准型的,比瓜子儿大好几倍,脏兮兮乱蓬蓬的,身上有多处烧伤,多处毛发脱落,浑身散发着焦糊味儿。小兮不用问就知道,它遭受过非人的虐待,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

小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只标准型泰迪送到了物业,请他们帮泰迪找主人。小兮在泰迪的哀鸣中拉着箱子离开了小区。小兮不经意地回头看了它一眼,泰迪的眼神和野味馆那只几乎一模一样,小兮的眼泪差一点掉下来。

又过了一个星期,整个南岛市朋友圈都在转一只泰迪犬,把它说成了中国版的忠犬八公。小兮从视频上看,感觉比她送去物业的那只略大,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了,一直守着高铁站的进站口,不吃不喝,谁也带不走它,轰不走它,连警察和保安都在帮它找主人。

小兮办理完各种手续,又回到了南岛办理辞职交接、退房等事宜。从高铁站出来后,小兮怀着怜悯之心来到进站口外,想看一眼那只可怜的八公。

奄奄一息的八公看到了走过来的小兮,眼睛里居然泛起了异彩,眼角兴奋出了眼泪,艰难地爬了起来,口中的嘤嘤声分不出是哭还是笑,挣扎着钻进了小兮的怀里。


 现在“惊天大狗”小说正在书旗APP连载,风格是爆笑、温情、奇幻,你会来捧场吗? 别忘了给九年老师投推荐票哦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通书旗看“惊天大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