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齐悦社群专栏】寻找童年的足迹——老屋
发布时间:2019-09-28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正翔语

文:冬日茉莉|图  网络(侵删)

你还能寻找到你童年的足迹吗?如果还在,不妨去找一找,今天中午我走在老街上,看到有男女老少四五个人,像是外地来的,在一家一家的寻访人。

他们走到一幢老楼前一户人家门口,其中有一位六十开外的妇人,跟那家女主人说,“我小时候家就住在旁边,后来我嫁到了上海,几十年了,这次回来想看看以前的老邻居,现在镇江变化真大呀,都不认识路了,以前这条街上有个老张子,你知道吗?”

那位女主人说:“老张子就是我父亲”,老妇人说:“我姓万,我小时候就在这条街上长大,你还认得我?”,然后女主人就把他们一帮人请进屋说话了。

记得以前曾在本地电视上看到一位年龄有七十开外的女作家回到镇江来,也是寻访自家的老屋,她离开镇江有五十年了,没想到居然还找到了老屋。

当时她就出生在老屋,看到童年住过的木式老楼,依然还在,尽管房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可里面的结构还没变,木质的梯梯通上下楼,二楼自己曾经住过的闺房还在,让她非常激动,她开心地笑着,象个孩子似的,楼上楼下的到处跑,这看看,那摸一摸,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曾在这幢楼里的生活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记忆中,犹如发生在眼前。

那时每天清晨背着书包从老楼里出来,走在青石板路上去学校上学,后来离家到外地求学,还漂洋过海,离家越来越远,几十年了,梦里都在想着那幢小楼,多少次梦里回到小楼里,对镜梳花黄,那是心中温暖的港湾。

一个人无论走得多远,很多东西都能舍弃,只有一样不能丢,那就是根,因为一出生根就深深地扎入泥土了,无法带走,所以多少人叶落归根,到老还乡。

现在城市到处都在旧城改造,拆迁了大批的旧式房屋,建起现代化的高楼,人们的居住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只是很多人心里面还有很多失落感,因为他们寻访不到童年的足迹了,所有的记忆和美好只能留在心间,那真实的印迹已随着轰隆隆的机器而消失了。

前一殷时间到大西路去寻访历史文化建筑于宅老屋,听人讲,这老屋曾经被人拍成视频带到加拿大参展,被于宅的一位曾在老宅住过的叫"于在良"的旅居加拿大的后人看到,他已八十多岁高龄,他看到老宅的视频后,顿时老泪纵横,并激动地失声痛哭了起来。因为那是他出生的老宅,也是他成长的地方,对于老宅,有着太多的回忆和眷恋,那是一份割舍不了的情谊。

前年,我回新疆时,到我家以前老房子去过,这老房子建有三十多年了,是个土砖混合建的房子,当时建房时,很多砖都是我们姐弟跟着父母一起搬过的,房子和院子里没有什么变化,院里房前仍种着蔬菜,屋内的家俱都在,只是门前的一棵柳树已长得很粗壮了,站在树下,我环手抱着树桩都抱不住,抱了好一会儿,拍个照留作纪念。

在我心中,老屋无论有多么破败,我都不嫌弃。那里面总有我留下来的东西,也许是怀念,也许是忆旧,有成长的足迹,有失落的泪水,有一种无形的手将我与老屋牵连,有一丝情素令我牵挂着。

周女士从小生活在横街周家老宅里,她说小时候,她跟着奶奶一起生活的,每天,背着书包穿过巷子去上学,后来初中才去上海跟随父母。那窄窄的小巷是她一辈子的记忆。岁月悠悠,对老屋的不舍,随着年岁的渐长,越发地依恋。

有一年,她回到老宅,门锁已给住在里面的堂哥换了,她进不去了,亲情的疏离,关于老屋的纷争,她边哭着边围着老宅院墙转圈,一遍、两遍、数遍转着……

小时候牵着奶奶的手走出巷子的情景回想在脑中,这里也是她的家,多少年后,她却不能踏入老宅,一把冰冷的大锁阻断了那份温情。

实际上,这老宅里有房子产权是划在周女士父亲名下的,她父亲早在九十年代就办了产权证。

住在老宅里的亲戚总盼着老宅赶快拆迁,好拿到一笔钱,而周女士不希望拆掉老宅,她对老宅总有一份割舍不掉的情分,那便是童年的足迹。

而这世间,已有很多人寻找不到童年的足迹了,她是幸运的。

作者简介冬日茉莉,来自历史文化古城江苏镇江,爱好读书、写作,喜爱旗袍。喜欢穿街,走巷,去寻觅古人的遗迹,记录点滴感悟。微信号:TSL1771。

-End-

感谢你的支持,欢迎点赞和转发!